辽宁省亲子鉴定中心

亲子鉴定资格_医生亲子鉴果儿子非亲生却无能为力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2-16 责编:admin 人气:
14岁的儿子不是亲生的!医生王伟强捧着自己偷偷做的鉴果,心都要碎了。盛怒之下,他将妻子杨静告上法庭,要求离婚并索赔。  然而,依照法律规定,亲子鉴定必须以父母双方同意为前提,不得强制取证。在这条规定的“保护”下,杨静咬定儿子就是婚内生子,怎么也不愿意重做鉴定,这让王伟强痛苦不已。  晴天霹雳  儿子竟非亲生愤怒索赔53万  王伟强是一家医院的医生,16年前,他和妻子杨静自由恋爱结婚,但婚后两人就一直因性格不合经常吵架,后来他就一直在工作,妻子留在老家,两人长期分居。  不知从何时起,王伟强就经常被别人开玩笑:“你儿子怎么越长越不像你啊。”虽然每次他都是一笑而过,但听得多了,也渐渐产生了疑虑。  最明显的证据,就是他和妻子都是双眼皮,儿子小康却是单眼皮,“从医学角度来说,这种概率是很小的”。  转眼间,儿子小康已经14岁了,王伟强终于忍不住了,2008年10月的,他骗儿子说要做体检,便帮儿子抽取了血样,拿到市人民医院去做亲子鉴定。  王伟强永远忘不了拿到鉴定书的那天。“排除亲生血缘关系。”看到结果,王伟强当场傻了,一直捧在手心的儿子,14年的养育、疼爱和关怀的付出,到最后竟是一场空!  2008年12月22日,王伟强以妻子婚内不贞,与他人生子,欺骗他长达14年之久,严重侵犯了他的配偶权、抚养权、亲属权等为由,将妻子杨静告上法院,请求法院判决两人离婚,并索赔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费53.5万元。  出乎意料  妻子否认不忠拒做司法鉴定  面对丈夫的指责和控告,法庭上的杨静却是委屈不已:“他纯粹是无中生有,是他有了外遇才拿儿子说事!”杨静坚决认定,儿子小康和丈夫王伟强就是亲生父子。  而出乎王伟强意料的是,法院竟然也不承认亲子鉴定的效力。  主审法官邓大敏告诉记者:“私下做鉴定不符合司法程序;其次,各方不在场的情况下,是不是孩子和大人本人的血样去做出的亲子鉴定,法院也很难确定。市人民医院作出的鉴果虽然具有权威,但这份鉴定书不符合法律程序,所以不具有法律效力”。  无奈之下,王伟强提出重新做司法鉴定。但妻子杨静却坚决不同意:“如果谁强制我的小孩去做这个鉴定,使孩子产生心理负担,引发自杀等后果,谁来负责?我不同意重新鉴定。”  扑朔迷离  心中有鬼还是用心良苦  杨静在法庭上辩称:“我和王伟强感情并不像他说的那样已经完全破裂,我不同意离婚。”为了证明和丈夫的感情尚存,杨静提供了她近些年多次往返看望丈夫以及和丈夫一起出门的车票。“他有外遇的事我早就知道,但作为一个女人,为了保护家庭我一再忍退,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和孩子,做了这样的鉴定,孩子从心灵上就受不了,会留下很大的阴影”。  对此,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学老师周献德说道:“丈夫都到这种地步了,更好的方法就是用事实说话,打击他的行为,她坚决不做就是心里有鬼。”  而大学心理学教授万爱兰却认为,杨静坚持不做亲子鉴定的行为是符合一个女性正常心理状态的,她说:“这是一种自我防御机制,女方确是想挽回家庭保护孩子而不同意做这种鉴定,行为情有可原。孕妇几周可以做亲子鉴定。”  究竟是心中有鬼,还是情有可原?案情一时扑朔迷离。  陷入窘境  当事人拒绝无法再做鉴定  5月9日,市区法院二次开庭审理此案。地区亲子鉴定。“王小康的父亲是谁?”法官问道。“是王伟强!”妻子杨静在法庭上斩钉截铁回答。  王伟强愤愤不平,他坚信小康不是他的亲生儿子。“由于她的欺骗,我在近16年的婚姻中没有生育自己的孩子,如果法院不认可我和小康不是亲生父子,那我这辈子不就没有自己的后代了,我的生育权怎么办?”  可要法院采信,就必须要通过司法程序。但根据法律,亲子鉴定原则上应当征得双方当事人的同意,如果杨静不同意做亲子鉴定,重新进行司法鉴定就不可能。  对于现状,王伟强很无奈,也很疑惑:“杨静不配合做亲子鉴定,是不是连法院也拿她没办法?
打掉的胚胎可以做亲子鉴定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