辽宁省亲子鉴定中心

[原创]新年献词:噪音的仆人 【猫眼看人】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1-02 责编:admin 人气:

此刻,如果不是时间刻度的存在,以及仪式感和众多宏大叙述的渲染,可能跟过去的每一天都差不多,起码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,依然需要奔走,依然需要劳作,依然需要望向远方。在一定程度上,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“时间的主人”,甚至也渴望做“时间的朋友”,可惜的是,绝大多数时候,我们不过是“时间的仆人”。

过去一些年,我在年终献词中总热衷对自己进行事无巨细的袒露,就在于相信多数人对于生活的认知是差不多的,所以总以为自己的感受能被别人感受到。可事实上,无论你如何将真诚最大化,始终都无法进行无阻碍地传达,以至于多数时候的娓娓道来,更像是令人厌恶的陈词滥调。

所以,就这篇新年献词来讲,将更多以过去一年来的文字走向为主线进行,以便跟所有关心自己的亲友和读者朋友进行更纯粹的交流。说到底,这只是我生活的一个切面,它属于真实的我,但未必代表全量的我,可却是最为重要的我。

过去一年,当“地球村”逐渐开始走向部落化的时候,我却从[美]贾雷德·戴蒙德所著《枪炮、病菌与钢铁》中逐渐理解了人类社会的运命。要知道,比起浩瀚无垠的宇宙,人类的互相争斗及时刻挣扎的宿命,更像是一出荒诞不经的舞台剧。

过去一年,所有人都在喊不容易,并且不断地在创造新词,以便进行消解和自我麻痹。可事实上,生活从来都是维艰的,命运从来都是多舛的,只不过有的人扛过黑夜,有的人死于凌晨,就如科比那样的奋斗主义者,他即便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,却也逃不过意外的降临。

过去一年,我谈过很多事件,但更多的思考是站在事件之外去审视人性的复杂性。只可惜,我们所处的时代,噪音越来越多,却也多是自说自话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人们的发声只是为让自己感到自洽,却从来不去感受别人的感受,以至于“反转”寻常化,“打脸”习惯化,可即便如此,我们还是无法认清生活的本来面目。

过去一年,在谈论具体的事件时,人的尺度是我比较看重的切入视角。坦率地讲,比起对是非道德,正义对错的追逐,我更愿意将人性的底色铺开来看,毕竟没有人是绝对崇高,也没有人是绝对卑微,更没有人是绝对邪恶。所以当口角之言泛起围剿的狰狞时,请及时照一照镜子。

过去一年,文字的意义和文字的增量是我追求的尺度,哪怕同样是谈论鸡毛蒜皮的市井琐事,我也更愿意看到其中的流动性之辩。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讲,可能一辈子都生活在琐碎之中,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超脱琐碎的可能性,但并不代表他(她)们没有机会找寻完整的自我。

过去一年,有数十位读者朋友时常投来热忱的鼓励,他(她)们之中很多人的生活阅历很丰富,但是却从不来不会先入为主将自己的认知凌驾于我的观点之上,他(她)们是(只列几位交流和鼓励高频的读者朋友):”YAQING”,“琪山”,“持戒尊者”,“行者无疆”,“雷评”,“胡雪峰”,“BW”等。

新的一年,当绝大多数论调都希望更美好的时候,我却希望能把“噪音的仆人”做得更好。毕竟在人人都是传声筒的时代里,可能更需要有人做费力不讨好的事儿,以此来消解噪音所产生的硬力集中。与此同时,我也很清楚,在舆论洪流里打转,也要最大可能地去接受恶意批评,毕竟无知也需要被接纳和浸润。

新的一年,可能有一些读者朋友会陆续离开我的江湖,这对于人生海海的宿命而言,不过是正常的轮转而已。当然也会有一些新的读者朋友陆续进来,可无论如何,你们的来去都值得敬畏,因为这始终是你我最真实的叙写,即代表过去,也实证未来。

新的一年,我们会更好吗?这依然成谜,就像过去一年的开启一样,所有人都欢欣鼓舞,但却抵不住突如其来的厄运。然而对于不确定到确定,对于可怖到接纳,跟人类遭遇每一次灾祸都一样,它迟早会来,但也迟早会退,而我们最需要的是如何体面地度过每一次厄运,毕竟能做的只有这些,至于一劳永逸的想法,想都别想。

新的一年,我会关注什么,这依然是个未知的命题,而且不少人也问过我,关注那么多公共事件有意义吗?说实话,如果真要回答起来,可能万字文也讲不透,说不清,因为意义本身只是个一厢情愿的事儿,所以我只能说成全自己就可以,关注有意义的事情就可以,至于更多的意义并不重要,起码对于自己来讲是这样的。

新的一年,还是不打算跟读者朋友建立强关系,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奉行的原则,所以有人“私信”希望建立长久的私域关系,我总是表现出拒绝的姿势,但这并不代表我排斥强关系,只是觉得你我只是文字和观点线索上的线头,想要长久的交流下去,停留在本身即可,太近反而会戳破初识的敬畏。

新的一年,会继续写下去,希望得到你们的鼓励和掌声,但更希望得到你们的批评和建议。没有人不是一座孤岛,与其诅咒海水,不如我们一起建造船舶。世人命运有别,不过是世事之中分饰各角,而我的这一切面,也只是我和你之间最纯粹的写真而已。

原创文章,谢绝转载,首发微信公众号:姬鹏。